妖精的森林

现代言情《妖精的森林》,现已上架,主角是英子英子,作者“寂静天籁”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流苏退了下来。我己经不是小女孩了,只是长得矮,我心想。不过我迅速地高兴地爬上去了。流苏还细心地帮我的背包递了上来,不过我竟怂到不好意思看他第二眼...

阅读精彩章节

是他吗?

那也是两周前,从那个空明雪山下来的小卡车满了,我个子不高,也没有什么户外经验,自然挤不上,眼看没了座位,准确地说是蹲位。

要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下山就意味着要在这里多住一夜。

想起昨天听到帐篷外撕扯帆布的声音都不知是狗是狼,早上起来防潮垫下面一大摊水,还有半夜冷得根本睡不着,不竟心里一颤。

此时,只听那个叫番茄的大美女,也是这个临时驴友群的大姐头说,“你们别挤,给流苏哥哥让个坐!”

我回头想看看这个眼高于顶的番茄维护的是哪位,只见一个瘦高的人影从黑暗中出来。

他仿佛自带光环。

这张脸!

我吞了下口水,真是太好看,在黑暗中都能感受到他眼睛发出的光芒。

我自惭形秽地又退了一步。

此时穿着运动鞋,没有化妆,头发很乱,一身汗臭的我,就这样毫无掩饰地出现在他面前。

面对这样的翩翩少年,难道不应该在城里的咖啡厅,穿着高跟鞋,画得美美的,来一次完美邂逅吗?

算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这个唤做流苏的人,正准备一个箭步跃上去的时候,竟回头瞥见了一旁手足无措的我。

“算了,我明天下,让这个小女孩上吧。”

流苏退了下来。

我己经不是小女孩了,只是长得矮,我心想。

不过我迅速地高兴地爬上去了。

流苏还细心地帮我的背包递了上来,不过我竟怂到不好意思看他第二眼。

仿佛鸵鸟一般,以为自己不看别人,别人也看不见我。

不过倒是很真切地看到,番茄白了我一眼,烂番茄!

从那晚起,我觉得开心了很多,这一路,遇到过各种颠覆三观的形形色色的人。

怪大叔非要和我分享帐篷,悉心照料的旅伴小胖,借着在海子里渡过的时候,摸我屁股,想想都是满心都是恶心和挫败。

原来世界上还有流苏这样的人,不由得觉得挺暖,颜值即正义,也许吧……“哥哥,你挺好看的”响响总能把人拉回来,不让我多yy一下。

其实我多希望跟流苏一起,看看也幸福啊……“好,就一起,我一路往东南走,去千。。。”

想想那些野蛮人阴森森的样子,赶紧改口“忘忧港”流苏想了想却说“我去千湖岛,不知道怎么走?”

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我们同路?

还来不及多想,丽姐粗旷的声音就响起了“根本没那个岛,撒比”丽姐很藐视地BB了一下“有的,有的,跟着我们就没错啦,千湖岛都在忘忧港里面,要穿过断魂山,我们家就在断魂山”这几个地方都有?

好吧,一听就像幽冥鬼府,有去无回的样子,我偷偷瞄了一眼流苏,再次思索,他,他也去千湖岛???

“那个地方坐车去不了,先坐火车,是绿皮慢车到孤舟东,然后走路穿林子走十天能到”响响是个热情真诚的好孩子“好,就这么走,”流苏是个爽快的人,不过颜值大大影响了我对他真实个性的判断和了解。

好容易到了车站,登上火车己经是傍晚了,一群出去郊游的年轻人,竟跟我们同个车厢,一路玩杀人游戏,流苏参加了。

我时不时偷偷看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转眼,竟老能看见流苏一双大大美美的眼睛盯着我,好希望生命就停留在这一刻。

不过也许只是入夜了,人有些恍惚产生了幻觉……恍惚间听到有人大叫“我就是杀手,推出去,没关系,点个刀,几轮了,没死人,医生肯定是流苏,先杀掉!”

流苏玩医生角色,每轮都能救到被杀的人,这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男子,己经不能再让我惊讶了……不过现在的我,也无心想太多,很快呼呼了...等我在自己轻轻的呼噜声中醒来时候己经是早上七点了,我竟第一次忘记爬起来看早春秦川山脉的雪了。

曾经因为前夫的一句话,好多年,每坐火车路过山脉,必六点起床,眼巴巴地看雪,结果总是路上干干净净,鬼影儿都没有。

看来爱一个人,就是相信他说的所有鬼话。

如果这是病,我想,现在的我,己经痊愈了。

一缕阳光照进车厢,秦川高耸入云的山脉,还有深不见底的峡谷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我们进入了一个小平原,轻烟缭绕,每家门口都有一小片竹林,一眼望去,还真真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这时候,竟然有个乘务员走到列车中央,广播里突然响起了第十套广播体操的音乐,那群小孩都跟着在做,好吧,己经没有精力的我只能默默地翻了一个身,不过用余光扫见那一张张年轻而活力满满的小脸,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在这个峡谷平原高速穿梭的列车上,洋溢着清新的笑容,还是不由觉得好美好…眼角有些湿润了“小丫头,挺敏感嘛”我一抬头,一个微胖,干净的男生竟拎着水瓶,在我旁边,扶了扶眼镜打量我,也许有点小帅,但被流苏洗过眼,他压根儿入不了我法眼我问他:“眼镜一千度吧,大哥,明明是沙眼,再说女生敏感点不好吗?”

他笑笑说:“别否认,我会算命,我可没说敏感不好,敏感怎么不好呢,同样走一段路,你看过花,看过草,听过鸟叫,赏过蝉鸣,别人也许都看不见,听不到,到了下次,再遇到的时候,别人不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你的人生会比别人丰富好多呢!”

“好文气啊,讲究人儿啊,尊姓大名啊?”

这段话,让我有点佩服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眼睛不算大,单眼皮,鼻梁还算挺,嘴唇稍微有点厚,看着有点傻傻的,穿着亚麻色格子休闲西装,一看就是对衣着没什么讲究的人。

“不敢当,鄙人秦之”他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傻,但满可爱的,成熟中透着天真“看来是当地人,都姓秦”看来我己经恢复了开玩笑的能力“哈哈!

你是说我家秦秦是当地人?

他可是留美博士后。”

笑得爽朗的是一个姑娘,说她是姑娘有些抬举,五大三粗的,穿着一件很宽大的白色T恤,有点欧美风,上面是玛丽莲梦露的头像,还坠着大大的亮片,看来还真是一对,不过,看起来并不漂亮的五官,却透着说不出的干练,简单聊了几句,名字倒挺俗,叫珍珠。

火车很快到了孤舟东,这里竟是秦川中的一个小站,这辈子爱冒险的我,在早年就想提了辞呈,来这么一个地方,只是人生太多未知,如今如愿来了,却全然没有了当日的心境……只是西周密林环抱,这个小站白天,人多还成,慢慢的,下车的人群开始散了,天色渐晚,西周的山竟有点瘆人“我们在附近找个人家借宿一宿吧”秦之他们也下了车,他拍了我一下,不像来自流苏的照顾每次都让我脸红心跳,我很自然地回应“好吧,大家一起方便一点”秦之两口子,流苏,小丫头,还有丽姐,我们一起上路了,我环顾周围,说来也奇怪——我左右看了半天,一路上从雪山下来还跟着我的猴子一行人,这会儿却没影儿了,跟丢了?

我看了一下手上的GPS手表,正运转正常,也就不再抱有什么侥幸,而且既然有千湖岛这个地方,我还是想去看看,再说爸妈还在他们手上。。。

我们一行六人朝车站外走去,其实比想象中好多了,有条小柏油路,道边还时不时有点矮墙围着的房子,一路我们几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一路流苏提的他去过的西藏,还有传说中的檀城,秦之也在大谈留学的事儿,我真愿意这一路没有尽头,仿佛心又活过来,感受到了生活的味道,渐渐的,柏油路到了尽头接了土路,……不知不觉,天色越发暗淡,十步开外的小溪的轮廓己经有点模糊了,这山里也黑得太快,仿佛每一分钟,天都会黑一度,只听着林里时不时的鸟叫,狗叫,或者可能是狼嚎,看着树上嗖嗖窜过的一只大猴子,或者可能是野人,啪啪翻过去“完了,迷路了”我自言自语“没呢”月丫头脆脆的嗓音都让我害怕惊起什么恐怖的东西“恁几个干啥捏?”

小说《妖精的森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