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骗我彩礼,那我挖人参暴富你哭啥?》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东北网文一姐”大大创作,李泽于曼雪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哎,好。”李大富两口子知道这一趟,一定是要谈俩孩子结婚的事,村长帮忙张罗,老王婆这个媒人肯定也得到场。人家给操心,李大富自然不能慢待了。李泽却拦住母亲...

骗我彩礼,那我挖人参暴富你哭啥?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随着喊声,村民老杨进了屋子。

“他杨叔来了,快坐。”

“哟,吃饭呢?村长叫你俩过去呢,说有急事。”

“说啥事了吗?”

赵玉珍起身,眼神中透着慌乱。

“咱哪知道啥事,老张家两口子也在。”

一听说张家在,李大富和赵玉珍就没那么紧张了。

可李泽却知道,这是张家的幺蛾子要出壳了!

他得跟着过去。

“玉珍,把那包瓜子和糖带上。”

“哎,好。”

李大富两口子知道这一趟,一定是要谈俩孩子结婚的事,村长帮忙张罗,老王婆这个媒人肯定也得到场。

人家给操心,李大富自然不能慢待了。

李泽却拦住母亲。

“爸,妈,瓜子和糖就先别带了。”

“你不懂,别跟着掺和了。”

孩子不懂人情世故,他们两口子可不能差了事儿。

“我听说老王婆牙坏了,瓜子糖的她也吃不了,不是等着她挑理吗?”

“说的也是,他爸,要不这趟就别带了。”

李大富思量片刻也就同意了。

老王婆是媒人,但凡她偏一下嘴,俩孩子的婚事就会多不少麻烦。

一行人就到了村长家。

村长家的院子里放着桌子,沏了茶水。

村长孙志魁,张艳美和他的父母都在。

李泽陪着父母到地方的时候,老王婆恰好也碾着碎步来了。

看到李泽的时候,她顿时咬紧了后槽牙,翻了两个白眼。

一行人落座,村长给大家都倒了茶水。

张家一家三口个个趾高气扬,而李泽父母则点头弯腰,满脸尽是讨好。

八十年代末的东北,是全国改革开放的末梢,很多政策到得晚实施得也晚。

这年代的人思想还处于保守阶段,工人,农民之间的差别很大。

工人端的是铁饭碗,而农民则面朝黄土背朝天,土包子乡巴佬一直都是农民的代名词。

甚至在那些工人的眼中,农民是要比他们低一等的。

“我呢,受老张家委托,给你们张罗个场合,谈谈你们两家的婚事。”

山泉村不大,也就百十来户人家,村里的大事小情,村民们都习惯性找村长做个见证人。

谁家婚丧嫁娶,也缺少不了村长孙志魁到场。

“既然亲家来了,咱就开门见山,俩孩子的事你们准备得咋样了?”

张母以训问的口气开场。

“亲家母,我家这边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你家准备啥了?”张母打断赵玉珍,说道:“就那几间破房子!”

闻言,赵玉珍一脸尴尬。

“我们老张家也是知书达理的,不跟你计较破房子的事,我闺女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漂亮,还有体面的工作,你们老李家可是跟着沾了大光了!”

“是是是,亲家母说的是……艳美要是在村里住不惯,过二年我和他爸再想办法给俩人在镇上买个房子。”

“呵!”张母翻着白眼,说道:“尽耍嘴皮子了。”

两个女人聊这件事,两个男人则跟村长喝着茶,暂时还没到他们出手的时候。

老王婆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嗑着。

张艳美坐在一边,扬着下巴,连看都不看李泽一眼。

看着张家两口子对母亲的态度,李泽心里很不是滋味。

上一世时也是如此,父母对张家百般讨好忍让,却让对方变本加厉。

但此时的李泽却并不急着出手。

他滋溜着茶水,等着张家人幺蛾子出壳的那一刻。

“你搁那想啥呢?屁都不放一个!”

自从老王婆给俩人牵了线,一直到订婚,李泽每次见了张艳美都点头哈腰像个奴才,笑得满脸开花。

今天却冷着一张脸,更不凑过来巴结讨好。

这让张艳美极不习惯。

李泽目光仍旧落在茶水上,理都懒得理她。

这可把张艳美气坏了,参差不齐的牙咬得咯咯直响。

“真能装王八犊子,等会有你好受!”

双方家长聊了一会儿,老王婆开始挑事了。

“哎呀,老李家这是半点诚意都没有啊,我给牵了这么好的亲家,这半晌光让人喝茶水了。”

“茶还是人家孙村长的,你两口子空俩爪子来也好意思!”

这话,让李大富两口子一阵尴尬。

“哎呀行了行了,一个种地的哪懂那些规矩,你就别挑理了。”

张母假装替李家解围,表现的亲家关系很好的样子。

实则在说这话的时候给老王婆使了个眼色。

老王婆哪能不明白?

她可就等着这场合完事了,到张家去拿好处呢!

“早上的事儿你们也都听说了,李泽平时名声也不好,再加上这事儿,全村都在背后说三道四的。”

“也不能怪人家说啥,谁让你家小子没半点出息还一身臭毛病,老张家这都没嫌弃,你们老李家可真是高攀了!”

老王婆的话,让张家颇为得意。

而李大富两口子却脸色很是难看。

“行了老王婆,你也别在这放闲屁了,抓紧挑关键的说吧,人家还等着呢。”

李泽这次开口了。

你说我名声不好,又一身臭毛病,那我就展示给你看!

“这孩子,咋说话呢……”赵玉珍扬手朝李泽身上轻拍了一巴掌。

“那我就直说了。”老王婆切咬门牙,说道:“你们想娶张家闺女,这彩礼钱必须得加点,最少也得个五七八千的。”

“不然,可真说不过去了!”

啥?

加彩礼?

五七八千?

李大富两口子傻眼了,张大嘴却说不出话来。

“哎呀,咱也不是那不通情达理的,亲家再拿个三五千出来意思一下就行了。”

“彩礼少了也实在难看,再说了,俩孩子以后过日子,你们做爹妈的,也得给他们点保障不是?”

张母那张嘴可惯会说好听的。

把无故抬高彩礼钱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李泽父母干咽口水,面面相觑。

孙志魁也被这狮子大开口惊得一脸愕然。

前后四千彩礼,别说是村里,哪怕是镇上也是独一份了!

“张艳美,这事你怎么说?”

李泽见火候差不多了,便扭头问道。

“对对对,这事让俩孩子商量。”孙志魁赶忙说道:“毕竟以后是小两口过日子。”

“我妈和王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这婚事本来我就不同意,你一个臭种地的,凭什么能娶到我这么高档次的媳妇?”

“我这叫下嫁你懂吗!”

“你名声那么臭,自己也不掂量掂量。”

张艳美可是笃定吃死了李泽。

“这么说,我要是不加彩礼钱,你就不嫁了呗?”

“对!”张艳美很干脆地说道:“不加钱就不嫁!”

“可别呀闺女……”

赵玉珍紧张得手心都出汗,立即起身想劝说。

李大富不解地瞟了李泽一眼。

儿子今天不对劲!

“妈,爸,孙村长说得对,毕竟是我俩的事,这件事我俩自己处理。”

“是呀亲家,这都啥年代了,孩子的事让他俩自己做主!”

张父母可是心里有底得很。

早就在家里跟女儿商量好了,李家不涨彩礼钱,就一口咬死不嫁!

“既然张艳美说这婚事本来她就不满意,新时代了,咱也别勉强,是吧。”

“她不想嫁,那就别嫁了!”

李泽的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被惊住了!

小说《骗我彩礼,那我挖人参暴富你哭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