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酥腰

《折酥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九金半”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墨云渡时春柔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折酥腰》内容介绍:哦不,是捅了大篓子。女人还在大喊大叫,指着被打湿的衣裳怒骂,“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样泼我,还有,你泼我身上的到底是什么?”时春柔不方便回答,支支吾吾地,半晌没说出话。倒是旁边跟着的另外一个绿衣姑娘满脸惊讶,捂着嘴道,“愫愫,这不会是男人的那个东西吧,黏糊糊的,我越瞧越像。”虽然没...

精彩章节试读

一碗白汁全浇上去,那香甜的气味立马四散开来,就连空气都变得有几分甜滋滋似的。
而面前的女人低头看了一眼,直接尖叫出声,叫声堪比时春柔小时候村里杀的年猪嘹亮。
她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和女人隔开了距离。
倒不是被震得耳朵疼,而是有点被吓到。
虽然不认识这女人是谁,可看那一身的香云纱和彩云萝做的衣裳,还有那满头的昂贵宝石发饰,就知道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
墨云渡带她来春日宴,特意叮嘱了她别出什么幺蛾子。
她倒好,来赛马场还没半株香的功夫,她就出了幺蛾子。
哦不,是捅了大篓子。
女人还在大喊大叫,指着被打湿的衣裳怒骂,“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样泼我,还有,你泼我身上的到底是什么?”
时春柔不方便回答,支支吾吾地,半晌没说出话。
倒是旁边跟着的另外一个绿衣姑娘满脸惊讶,捂着嘴道,“愫愫,这不会是男人的那个东西吧,黏糊糊的,我越瞧越像。”
虽然没说明那个东西是什么,但绿衣姑娘的表情和动作,也足够让人猜到了。
“贱人,还敢往我身上弄这种东西,我现在就弄死你!”
女人觉得自己不干净了,扬手就要给时春柔一巴掌。
时春柔偏头躲过去,“不是的,这位小姐,真不是你想的那个东西,这就是奶,是奶而已。”
闻言女人却更生气了。
“到底是谁放你进来的,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却敢对我这样大不敬,我管你泼的是男人子孙还是奶,反正你今天死定了,杨茹云,把她给我抓住!”
“好的郡主!”绿衣姑娘杨茹云立马上前,揪住了时春柔的胳膊。
时春柔根本挣脱不开,也被这称呼震惊得不敢再挣扎了。
“你是旭盛郡主?”她问道。
秦愫冷哼,抬起高傲不已的下巴,“怎么,现在认出我是谁了,刚才怎么装瞎呢?”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郡主,希望郡主别生气,今日是来参加春日宴的,别因为我破坏了郡主您的好心情才是。”时春柔得知了身份,便立马顺着拍马屁道歉。
但秦愫不吃这套。
“本郡主精心准备的衣裳都被你给泼脏了,还怎么好心情的参加春日宴,气都快气死了。”
不收拾时春柔一顿,她不甘心。
正打算扬起手先给时春柔狠狠一巴掌时,负责钳制的杨茹云突然开口,“愫愫,你瞧她身上的衣服,虽然颜色比较沉,但是材质不错,看起来也高贵,干脆扒了她的衣裳,你来穿吧,你穿肯定好看!”
听闻这话,秦愫的目光便落在了时春柔的衣裳上。
仔细打量一番,确实也觉得不错。
“那先把她的衣裳给扒了,扒完了我再打。”秦愫说道。
身为旭盛郡主,她一向是跋扈惯了,说得坦然无比,上手就要去扯时春柔的袖子。
时春柔骇然又惊恐,开始挣扎起来。
被打一巴掌她可以忍,毕竟的确是自己不小心弄脏了秦愫的衣服。
可要是被扒了衣服,那么自己被紧紧裹着却还在不断冒水儿的雪团秘密就要藏不住了。
甚至,秦愫得知刚才那碗奶来自何处,估计能怒得直接掐死她。
“不要,不要!”她大喊,却被杨茹云按着根本动弹不得。
眼瞧着腰带都被扯开了,即将摊开胸口那处,身后却传来了低沉喑哑的声音,“别动她!”

小说《折酥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