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秦将》,讲述主角赵佗李牧的甜蜜故事,作者“赵佗”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很快庚什众人就穿戴好甲胄,拿着武器在营帐外站成一排集合。一鼓整兵,二鼓习陈,三鼓趋食,四鼓严办,五鼓就行。闻鼓声合,然后举旗。这是昨日吕百将对两位屯长、众什长再三嘱咐的话,被赵佗牢牢记在心中...

秦将

在线试读


到了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军营中就响起了一道接一道的鼓声。

鼓声如雷,响亮且带有节奏,将睡梦中的兵卒惊醒,甚至有人一下从被衾里蹦了出来。

“起来!快起来!”

赵佗先拍了一下近旁的涉间,然后大声吼叫,催促众人速速起床。

涉间反应最快,一个翻身跃起,一脚踢在旁边裹成粽子的黑臀屁股上。

黑臀惨叫一声,惊的一旁的小白也跟着叫。

营帐里一阵鸡飞狗跳,好在赵佗这段时间下来颇有威信,柱和西乞孤也曾服役上过战场,对鼓声敏感,帮着赵佗叫人。

很快庚什众人就穿戴好甲胄,拿着武器在营帐外站成一排集合。

一鼓整兵,二鼓习陈,三鼓趋食,四鼓严办,五鼓就行。闻鼓声合,然后举旗。

这是昨日吕百将对两位屯长、众什长再三嘱咐的话,被赵佗牢牢记在心中。

但可惜,这批士卒中虽有柱这样上过战场的老兵,但大多数都是没经过金鼓训练的新卒,一时间又是混乱不堪,到处都是屯长、什长的呵斥。

吕百将吸取昨日的经验,不下达复杂的命令,就吼叫着让麾下百人穿好甲衣,站在帐前,一套流程下来又比其他百人队快了一截。

他一路巡视过来,见庚什众人早已穿戴整齐的站在营前,不由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自己将那赵佗提拔为什长,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要知道,吕百将虽然现在担任的是百将之职,但那是因为精锐部队早就被征召到上将军军中,新兵营中缺少中下级军吏,才会在矮子里面拔高个,将他任做百将。

吕百将原本不过是个屯长而已,突然被提拔成新兵营里的百将,原本只能管五十人的他,突然要管一百人,翻倍的人数让这个大老粗管理起来手忙脚乱。

不仅是他,这样的情况在新兵营中非常普遍。

原本的屯长变成百将,什长变成屯长,柱这样的小兵变成什长,再加上征兵突然,缺少足够的训练时间和磨合,这也是新卒营一遇状况就混乱的原因。

但好在,不比昨日将军巡营来的突然,今日的集合有足够的时间,让这些下级军吏整顿。

很快,一列列什伍就在各级军吏的指挥下,略微有序的进入校场。

到李信将军进营时,整个新兵营虽然还称不上军容齐整,但好歹也在校场上排列起来,让李信微微点头。

看来还不算烂到底。

接下来,便是治兵训练。

李信的练兵方法,并不像他性格那般激进,反倒显得中规中矩。

首先便是从练习队列开始。

后世一些小说里的穿越者常抱着某种优越感,认为穿越回古代,就能依靠站军姿、走队列,前进后退左右转之类的基础操作训练出一支现代化强军,碾压古人。

不可否认,古代的许多军队,特别是农民军纪律涣散,打仗只会一窝蜂的冲锋,如同山贼土匪,毫无阵型可言。

但真正的正规军队,练队列只是最基础的东西,各种操作亦不少,后世的练兵技巧许多都是承袭老祖宗的余泽。

比如在周武王伐纣的誓词里就曾言“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这就是非常严格的队列要求了。

再到之后《司马法》里“立卒伍,定行列,正纵横”。

还有孙武子为吴王试练女兵,斩杀两位美人后,众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无敢出声。

所以李信练兵的第一招,亦是要求各营部队先练习队列之法。

让每一个什伍分开,不停训练前进、后退、停止、起立、蹲下等种种基础。

练完了这些,当然还有更高难度的左转右转。

到了后世,尚且有许多人分不清左右转向,更别说是这战国之末的粗野鄙夫们,一进入左右转环节,哪怕许多人已经在更卒役里训练过一些基础了,但真到了这时候还是晕头转向。

不过好在训练并不要求小兵们熟练掌握左右,他们只需要看着前方什长手里握着的小旗,跟着什长前进就够了。到了战时,小兵们也只需要紧随长官就行。

这种情况下,就要求什长有很高的分辨能力。但可惜,许多新任的什长做不到这一点,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左右。

明明是左转,有什长却带着自己的士卒往右边冲。刚好和另一队该右转,却往左边冲的什伍撞在一起。

鞭笞声、呵骂声不停响起。

看着旁边一位什长被当场笞打十下的惨样,柱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庆幸道:“幸好佗当了什长,要是我的话……嘶……”

就如柱所说,赵佗手持小旗,带着身后九人,按照号令左转右转十分迅捷,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别说是屯长梁广了,就连吕百将也多次前来表扬赵佗。

“左右转都还好,幸好上面没要求不准同手同脚。”

赵佗面上冷静,但心中十分庆幸。要知道他这庚什里的长短两兄弟、石头,甚至是黑臀走路都是顺拐,想要在短时间里将他们纠正过来,那才是真正的困难。

随着一日接一日的练习,整个军营中的新卒们也在成长。

什伍学成,合于百人。百人学成,合于千人……

这支军队渐渐的开始号令齐整,有了那么一丝感觉。

一段时间后,队列训练的差不多,便开始了辨识旗帜金鼓的习练。

所谓“击鼓而进,低旗则趋,击金而退。麾而左之,麾而右之,金鼓俱击而坐”。

金鼓作为战场最重要的信息传达手段,是每一个什长,伍长都必须要掌握的东西。

让赵佗头晕的是,金鼓之音并不是简单地分成两种,而是要玩出许多花样。

比如鼓声。

若是走一步击一下鼓,叫做步鼓,是要求步伐整齐的慢步行进。

若是走十步敲一下鼓,叫做趋鼓,就是让快步前进。

如果鼓声不停,不断敲响,就叫做骛(wù)鼓,是要开始跑步冲锋了。

所以上了战场,就必须要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一边看着旗帜的方向高低,一边听着每一道响起的鼓声,跟着鼓点的节奏进行动作,如果做错了,扰乱了大军秩序,就要遭受处罚,严重者甚至直接枭首示众。

“这就是我要入卒伍的原因啊。”

赵佗眼中闪着光,他放弃在咸阳进入学室的机会,执意来战场厮杀,除了想搭上灭六国这趟顺风车提升爵位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学习真正的沙场兵战之术。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看再多的兵书,也不如去真正的军营、战场中学来的多。

赵佗不想在日后与人对垒时,成为赵括。

他,要成为真正的沙场战将。

小说《秦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