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

小说叫做《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是“周洋”的小说。内容精选:”“我,是……我被他打……打的,他打我的,我现在……还在医院!”“这是我的个人建议,好了,抱歉,我要忙了。”当看到律师的反应以后,他突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嘎吱—”一声,门开了。他下意识地看向门口,随后,他突然瞳孔一缩...

阅读最新章节


医院的病房里,徐晓明静静躺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

电视里正播放着港岛TVB烂俗的炒股片,名字叫《青鸟一家》,大概剧情就是主角父母被一波坏人在股票上搞破产跳楼自杀,然后长大后主角在各种困境中崛起,然后复仇的故事。

这种电视剧如果放在七八十年代的话,倒能算经典。

但放在现在?

拜托!

现在都两千年以后了,这种电视剧为什么还有人会看?

你让一个四十岁的男演员去饰演二十岁,让同样三十五岁的女演员饰演十八岁少女。

这违和感十足好吗?

听着男女主角故意扮嫩,并且你侬我侬的声音以后,徐晓明甚至想砸了这台电视机!

随后,他想到了自己被周洋按在地上打成狗的情景。

很窝火。

他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的?

他竟然被垃圾周洋的一个眼神给震慑住了,不但不敢躲避,甚至大脑一片空白,连着挨打。

他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气,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千个办法弄死周洋,甚至想着让周洋后半辈子在监狱中度过,让他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

他突然觉得自己又很莽撞,他觉得自己当时不应该喝了点就酒精上头冲动一个人过来,自己应该多叫几个人一起过来,甚至叫那些本来有黑色背景的几个“棍子”兄弟过来,狠狠地废了他丫的。

想到这的时候,他突然又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该死的,人呢?

我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都被打成这样了,那些人呢!律师呢?怎么到现在还不过来,怎么连个看我的人都没有了?

我不是打过电话了吗?

这帮人呢?

徐晓明拿起手机,下意识地拨通了曾经那些好友的电话。

但是毫无例外这些电话要么是关机,要么就是没人接。

随后,他又给律师打了一个电话。

律师的电话是接通了。

然而!

“徐先生,我个人建议还是选择道歉并和解,并且赔偿周洋先生的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以及录音棚的设备毁坏费用,这件事就这么压下去就算了。”

“我,是……我被他打……打的,他打我的,我现在……还在医院!”

“这是我的个人建议,好了,抱歉,我要忙了。”

当看到律师的反应以后,他突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太对。

“嘎吱—”一声,门开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门口,随后,他突然瞳孔一缩。

他看到周洋默默地走了过来。

“你,你这是要干嘛!”他突然跳了起来,如受惊的小猫一样,因为说话太过于快的关系,导致他下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

疼得他倒抽凉气。

“……”周洋却是一声不吭地直勾勾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坐在他身边。

“你……你……”他被盯得有些毛骨悚然,被绑着石膏的身体在不断剧烈颤抖。

“……”周洋依旧不说话,而是仔仔细细地盯着他,随后从怀里拿出一个本子,很认真地记了起来。

仿佛在盯着什么奇怪的生物一样。

“你他妈……到底……来人,来人!”他剧烈地颤抖,随后大叫。

但却迟迟没有人回音。

诡异的气氛在病房周围回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全身被汗浸湿了以后,他才看到周洋收好本子,一声不吭地撕了其中一页,放在他的床边,随后又拿出了手机,点开手机里面的录像功能:“这是医疗费和创口贴的费用,还有今天我们的误工费,营养费,我正式交到你手中……”

“你……这件事没完,你别想用钱赔我,没完!我告诉你,没完!”他愤怒然后激动,忍受着疼痛说着一系列的话,感觉喉咙都在冒火。

“安总跟我说过,这些钱让我从你工资里扣,我觉得没问题。”周洋没有理会徐晓明要杀死人的目光,“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一个无依无靠,也没有背景的小人物,比不上你们这些大城市里呼风唤雨的大佬,不过我的命也是命,如果我在未来莫名其妙地受伤,或者摔倒了,甚至在剧组受伤了,重伤,我都会怀疑你在暗中下手,我会第一时间报警,就算我失去意识没办法报警,其他人也会帮我报的,嗯,这份录像我会交给警局留作备案用……”

“……”徐晓明瞪大了眼睛,他感觉自己都要气疯了。

这家伙在说什么?

他妈的他在说什么?

这人还是人吗!

“你现在对我的态度很差,我很有理由怀疑你会在事后报复我,局里的领导们也说会有这种可能性……我胆子很小,没办法,我也比较嘴笨,可能说了一些得罪你的话,请你不要生气……当然我不会道歉,因为至始至终,我都觉得没错,公司上下的人也觉得我没错。”

周洋一丝不苟的录着录像。

他的手机的像素不大好,但他好歹在剧组里呆了很长时间,再加上学习,他多多少少懂点摄影技巧。

一边录像,他一边又从怀里掏出一份《赔偿协议书》,《收据》,包括印泥等东西。

徐晓明惊呆了!

这家伙怎么回事?

这家伙!

“《赔偿协议书》上我希望你签个字,当然你不签也没关系,我当你不和解,局里的领导跟我说过,如果你不和解的话,这件事我们可以走法律程序,我问过懂行的专家了,专家说我肯定不会输……”周洋很严肃,很认真地把自己该说的话全部告诉了徐晓明“各方面的费用我收到一千零三块四毛,其中四毛是创口贴的钱,该赔我的,你一分钱都不能少……这笔钱已经从公司账户走给我了,这是收据,我留一份存档,现在我给你一份,你留着,我们算是两清了。”

“……”

徐晓明暴跳如雷,不断的疯狂喘气,特别是当周洋一边拍照,一边将收据塞到他手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差点就气晕过去。

“好了,我该录的录完了,该说的,该给的也都给完了,签字吧,哦,我忘记了你绑着石膏无法签字,这样吧,你印个手印吧!”

周洋端详着徐晓明手中的石膏,迟疑了一下,随后一阵恍然,紧接着拿出印泥递给徐晓明,随后盯着印泥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我差点忘了,印泥的钱没有算进去,这也算是你赔偿我的,我不会带走,用完我就放在这,嗯,这样,我再给你开一份收据!”

“!!!”

……………………

周洋走了。

在徐晓明愤怒,憋屈,杀人的目光中拿着《赔偿协议书》和合同走了。

他觉得周洋在侮辱他,特别是低头重新开印泥收据的认真模样,他就觉得周洋再次狠狠扇了他一巴掌一样。

他想骂周洋,把他祖宗十八代全部骂一遍,可是,稍稍动动嘴他就痛彻心扉。

这一晚上,他都不知道怎么是怎么过来的。

他只知道自己在仇恨而又绝望之中度过。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跟周艺林打了一个电话。

他述说自己被周洋打了!

并且忍着疼痛,一遍一遍地说着是因为“周洋”占用公司资源,才导致他负责的《战国》后期没有剪好,才导致柏林入围都入不了,他是因为气不过,才稍微跟周洋动了一下手,但没想到被打成了重伤,甚至自己躺在病床上,周洋还对他咄咄逼人。

电话那头却迟迟没有回音。

他突然很不安。

“《矿底》入围了!”

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瞳孔一缩,整个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已经请律师拟定好一份保密协议,下午会送过来,你签一下,这件事如果闹大,我会追究到你个人。”

“此外,你已经不是剧组里的人了,该还剧组的东西,会有人专门过来收的。”

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声音。

……………………

陕南。

土胚房边上。

穿得破布棉衣的冯凯在风中,听到了电话声。

今天的导演王帅很开心。

他开了一瓶白酒,还宰了一只鸡,并亲自下厨做了起来。

在吹起的风沙中,他听到了《矿底》入围柏林的消息。

同时夹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欣慰和欣赏。

“这小子,不错!不枉我帮他剪了这么久!”

“这一次,我们华夏电影绝对要打一次翻身仗!”

“……”

隐约间

王帅似乎在说周洋。

这一刻,他握着拳头激动了起来!

他想大吼一声,然后漫山遍野地跑。

很兴奋!

他参与拍摄的,他拍的,就是他跟着拍的!

这一次,你们剧组能重视一下我了吧。

就在他想欢呼的时候,他看到剧组负责人毕阜南走了过来。

“从现在开始,你去后勤部帮忙整理一下房间……给副导演腾出个位置吧……”

“啊?”冯凯瞪大了眼睛。

副导演?

我他妈不是副导演吗?

之前不是邀请我过来当副导演的吗?

小说《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