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汐陆琛姜凡

现代言情《顾云汐陆琛姜凡》,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陆琛顾云汐,作者“杨四儿”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可是现在她却要受人之托求救她的性命,她不是圣母,她没有那么强大的包容心,没有那么的心地善良。爱憎分明,这才应该是她的性格。可……毕竟她也是因为陆尊啊!她也是清楚这种滋味的,当年她暗恋陆尊的时候不也和她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吗,想着想着她也狠不下心对她不管不顾。就当是为了陆哥哥吧,她卑躬屈膝的倾心陆尊这么...

阅读最新章节


夏若晴又给她来了电话,她这才知道半个月过去了叶凌还没有被金丽放出来,可是前些日子文擎天告诉她已经把叶凌送回去了,难道是在骗她的吗,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对于叶凌这个人顾云汐的心情是复杂的,这个女人对她有很大的仇恨,之前就几次三番的想置她于死地,特别是那次被她下药安排何安想强,暴她的事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她最难熬的一段时光,幸好后来陆琛把原视频给她看了她才相信自己和文晋真的没事,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健康快乐的活都现在。

可是现在她却要受人之托求救她的性命,她不是圣母,她没有那么强大的包容心,没有那么的心地善良。

爱憎分明,这才应该是她的性格。

可……毕竟她也是因为陆尊啊!

她也是清楚这种滋味的,当年她暗恋陆尊的时候不也和她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吗,想着想着她也狠不下心对她不管不顾。

就当是为了陆哥哥吧,她卑躬屈膝的倾心陆尊这么多年也不容易,无论她之前如何坏也罪不至这样。

这件事顾云汐不打算在问文擎天,从之前的种种行为来看他的心是向着金丽的,这一次她打算自己查清楚,查出叶凌被关在了什么地方,找到她的位置后在说。

仔细留意后顾云汐发现金丽每天中午都会出门一趟,一去就是好几个小时,不知道她是不是去看叶凌了,顾云汐决定跟在她后面去看看。

又是一周的周末,快到中午的时候金丽又出去了,文擎天几天前因为要去外地谈一个重要业务也不在家里,文臻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顾云汐觉得今天是可以跟在她后面去一探究竟了。

“顾小姐这是要出去?”管家老王笑眯眯的站在大门正中间拦住了她的车。

对这个王管家的为人顾云汐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以前来文家的时候每次都会见到他,那个时候可能因为她是客又是文晋喜欢的人所以对她还是挺慈祥和蔼的,可是现在她才发现这个王管家其实就是个笑面的贪财鬼,文家上下他只忠于文擎天,对文晋文臻她们他都不屑一顾,至于顾云汐这个外人就更不要说了。

也不知道这种人文家为什么还留他到现在,文擎天的所作所为还真让人看不懂。

“有东西落在公司里了,我要去一趟。”

王管家似是哼了一声,脸色依然还挂着满面的笑容,“没有文先生的命令我不能放顾小姐出去,你还是回去吧!”

“是吗?”顾云汐在他面前扬了扬手里的十几张红钞票,淡淡一笑,“王叔,您确定你就不能行这个方便?”

在外人眼里她不仅成了星辰集团的新任总裁又是文擎天的“儿媳妇”,一个个都对她是各种羡慕嫉妒,其实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就拿自由来说,这就是她现在所要面对第一难题。

她的所有行踪文擎天都掌握得一清二楚,目的当然是为了不让她和陆家的人见面,特别是陆琛。

他表面上对她倒也算是过得去,其实心里一直是提防她痛恨她的,这种恨可能并不亚于金丽。

金丽把对她的恨完完全全的表露了出来,因为她是女人。

而文擎天走的是心里路线,若没有点手段他就不是当年曾经叱咤一时的人物了。

未攻身先攻心,这种人比表面上看去的还要可怕。

她知道今天的行踪文擎天在那边会第一时间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开他的眼睛,王管家就是把她情况提供给文擎天的线人。

只要收了这钱她就不担心今天她出去的事会被文擎天知道,王管家可不是那么忠心为主的人,他所忠心的是给他钱的人是谁。

“你要去见谁?”他有些犹豫。

顾云汐微微一笑,“我不是去见陆家的人,你不必感到为难。”

她也知道他的底限。

王管家一听她怎么说就放心了,他当然不可能让她去见陆家的人,不然他就死定了。

“你知道老爷的脾气就好。”

果然是见钱眼开的人,一见有钱脸上的笑意就更多了,和之前的那种皮笑肉不笑不同,这次是真的笑了。

他一把抽去顾云汐手里的钱,呵呵一笑,“你要早去早回啊,不然我会很难做的。”

“我一会就回来,谢谢王叔。”顾云汐回了他一句后开车出了文家。

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还能远远的看到金丽的座驾,顾云汐和她隔了一段很长的距离慢腾腾的前进着,左拐右拐一段路程后金丽的车在一栋靠海的白色别墅停了下来。

金丽进屋关上了门,不一会就听到别墅里传来一阵很痛苦的女人尖叫声,连顾云汐都忍不住一个激灵,这个声音可能就是叶凌的声音。

她为什么叫得那么痛苦?

金丽到底在对她做什么?

顾云汐不敢下车去靠近,听见她的声音后她就开车迅速离开了,她可还没有傻到去听墙脚或是冒着危险去看个究竟,跟踪金丽过来就已经够危险了。

在电话亭里给夏若晴打了电话告诉她叶凌的所在位置,她能做的最大努力就只有这样了。

“谢谢你。”那边传来夏若晴的声音。

其实她也知道顾云汐的为难,若不是因为怕她以后日子更不好过陆琛早就去见她了,之前去找她帮忙的时候她本也没报很大的希望,谁知道她一下就答应了,而且还真的说到做到。

若是换成她是顾云汐自己应该不会帮助叶凌吧,果然正如陆琛所说她其实是个特别能容忍和宽容的人。

可能也是因为这份特别才会更吸引陆琛,顾云汐的心胸是她所没有的。

“没关系。”

“等等。”夏若晴的所以又从那边传来。

顾云汐又把电话放在耳边,“还有事?”

回答她的是沉默。

过了一会才传来她悠悠声音,“他让我转告你一句话,他说他会等你,哪怕是你在也回不来了。”

这次沉默的是顾云汐。

他,怎么就这么傻?

“好好照顾文晋,但愿他还能醒过来。”她说完就挂了。

顾云汐从电话亭里走出来,一阵寒风朝她扑面而来,合了合衣服开车离开了。

回到文家不一会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她刚起身出去看是谁时文臻已经走进来的了,她的目光越过她落在文晋的床上,就这样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她才淡淡的问,“他怎么样?”

“还是那样。”顾云汐轻言轻语的回答。

文臻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你也不必太自责,变成这样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他自己,你们同时摔在地上为什么就他变成植物人,这不完全是你的错,怪就只怪你太倒霉。”

顾云汐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没有回答。

“给我下碗面吧,麻烦了。”她说完就出去了。

顾云汐放下手里的文件进了厨房,一会的时间就做出了几道菜,文臻什么也没说只是低头一口一口的把饭菜往嘴里送。

“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出于关心她还是问了一句,毕竟她们之前的交情还是不错的。

文臻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

顾云汐被她拒人千里的目光看得一怔,不会这么快冒犯到她了吧!

“我是看你好像很晚才回来,我没有别的意思。”她觉得好像有必要解释。

文臻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头继续吃饭。

“有的事你最好不要好奇,你的任务是照顾好公司和我哥。”过了几分钟后她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我知道。”她点点头。

文臻放下碗筷就上楼了,顾云汐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进了厨房,她的确是好奇心过重了,这不是她应该有的习惯。

她暗暗的告诫自己以后不能在起这样的好奇心,她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照顾文晋和星辰集团的工作,别的她不应该知道也不能知道。

转眼间已经来文家已经三个月零四天了,在文擎天的帮助下她又学会了不少东西,工作上的事也渐渐得心应手,只是文晋还是老样子,文家的气氛也越来越低沉。

这个年注定是不好过的。

别人家过年都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文家冷冷清清没有一点生气,过年这天金丽还冲她发了好大一阵脾气,把厨房的锅碗瓢盆摔得满地都是。

顾云汐还是一如既往等她骂完骂舒服后才默默地弯腰收拾这些残局,金丽发脾气的时候把碗摔到了她的脚上,这让她每走一步都觉得脚丫子生疼。

守岁,她是守着文晋过了一夜。

春节就这样过去了,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是熬多久。

最后一批冰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光秃秃的桃树冒出了新芽,春天到了。

顾云汐今天见到了叶凌,准确的说是在餐馆里和生意伙伴吃饭时候无意中碰到的,叶凌一上来就泼了她一杯咖啡,这个举动似乎把小伙伴们都吓得了。

“你别以为我会感谢你,我对你恨之入骨!”叶凌冷冰冰的看着她,声音咬牙切齿。

“抱歉,这是一个意外。”徐冬一脸歉意的对那几个伙伴道歉一边带领着他们进了别的包间。

“顾总。”许冬在门口给她使了一个脸色。

她微微一笑,“你先招呼着,我马上就过来。”

人一走整个包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俩个人了,顾云汐脱下满是咖啡渍的外套扔在桌上,伸手给了叶凌狠狠地一个耳光。

耳光很响亮,可能是太用力了打完后顾云汐的手心一阵通红。

“你是不是有病,这里是你发疯的地方吗?”顾云汐冷冷的望着她,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严肃。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更没想到她居然在她客户面前让她这么难堪,这个女人果然是疯了!

叶凌的右脸一片通红,这个耳光也让她的眼神更为犀利,她冷瞳里射出来的目光让人不由而栗,“你装什么好人,你以为你把我的位置告诉夏若晴让她救了我我就会感谢你吗,你想得美,我和你势不两立!顾云汐,你别以为我会感谢你救了我,我会让你后悔把我放出来!”

顾云汐冷哼一声,“我是后悔了,我就不该把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放出来!”

说完随手拿去桌上一杯红酒朝她脸上泼过去,“可惜这里没有硫酸,不然我一定毫不迟疑的朝你脸上泼过去!”

这个姓叶的,发起疯来还真是不分场合,要是这生意黄了她真不知道怎么跟文擎天交差。

“呵呵呵,那天是我失手了没有泼到你的脸,我应该在备一瓶的。”她咬牙切齿的望着她。

“你知不知道你这张脸让我有多恶心,要不是那个姓文的救了你我就得手了,他现在成了昏迷不醒的废人,这就是他的报应!你现在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吧,文晋可是因为你才变成了植物人,这些都是因为你……”她顶着一脸红酒瞪着她笑,一字一句的说出一大段让人可恨的话。

要不是怕脏了自己的手顾云汐一定会在给她几个耳光,她之前就不应该答应夏若晴,她就不应该把她放出来,她后悔了,很后悔。

陆哥哥怎么能让这样的女人在自己身边呆了这么多年,难道他就不感到恶心吗?她真是瞎了眼才同情她,她这种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同情!

真为陆尊那四年的日子感到不值,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留在他身边。

“陆尊连最后都没有看我一眼,我在他身边扮演了你四年的影子,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都是因为你,要是没有你陆尊一定会喜欢我的,他最后也不会跳楼而死,你知道喜欢的男人和你做,爱时嘴里喊的却是别的女人名字的时候心里的那种疼痛吗?”

“所以我要杀了你,只有你死了陆尊才会看到我,她才会看到我的好,他才会知道谁才是值得她爱的值得他珍惜的女人!”

“你处在云端,爱你的男人那么多那么优秀,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痛苦,你根本就不知道……”她目光凶狠的瞪着顾云汐,那猩红的目光似要把她吃了才甘心。

红酒杯被她捏破了,碎片扎在手心浸了一手心血,可她却不感到疼,内心麻木到没有一点知觉。

小说《顾云汐陆琛姜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